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七章 中秋

作者:out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自孙权赠书以过十余日,时已至中秋,和县外垦种略晚,稻方结穗泛黄,而麻已成。孙权这几日周游田间,视察成谷,刘晔随行。结果喜人,和县良田巨万,一户耕作五十亩,稻谷若成,一家可得六十余斛,再除去田赋杂税可得五十余斛,虽不得饱,亦不复饥馁,且兼获渔桑之利,与前番淮南之比,恍若天渊,如今见稻谷将成,纷纷喜悦。孙权见此也心中慨然良多,当初一时之计,不想能救万余民户。

    “我已知和县事,仲谋良才,抚济一方”,回城路中,一旁同来的刘晔开口赞道。

    “子扬谬赞,不过屯田郎将之责”,孙权笑着回答。

    “非也,北方枣袛屯田之状,我亦有闻,比之仲谋,判若云泥”,刘晔辩解道。

    “曹操善战,攻守频繁,虽屯田不能尽心,自然不同”,孙权回答道。

    “我未尝闻枣袛有兼辅渔桑畜,而得民心爱”,刘晔正色道。

    孙权默然,几次邀请名士未果让他对名士早已免疫,而刘晔所来目的不纯,他自然也没诚心相交,不过见刘晔如此说,开口道:“明日祭月归来,子扬可否共饮一杯?”

    刘晔欣然而受,又开口问道:“不知和县屯田可得军粮几何?”“约有两百万斛”,孙权淡淡说道。

    二人入府分别,孙权自去准备祭月。仲秋之月养衰老,行粥糜饮食,即为祭月,后称为中秋。田间稻谷已熟,民以为贺,作为节庆,官吏常主持祭月,以慰丰年。

    袁耀已离去一日,回寿春与父妹同过中秋,此间祭月之事自然由孙权操持。民户已收麻,又采些早熟之稻,配已麻,采些瓜果为贺,有做成太师饼月饼前身者,以贺丰收。孙权命属官分发民户一户半斗米三两盐,又寻去了所有渔队将近几日来渔获之物交由诸村之长,以为村落宴用。

    忙完所有之事后,孙权回到院中练起五禽戏来。前些日华佗偶见孙权练剑,倒授了他这一套技法,练习后隐隐臂力有增,问华佗何故,华佗只是笑而不语,孙权索性与剑法一并练了。

    “我见民户祭月,仲谋于此间乐不思归矣?”,门外传来一声,有些耳熟,孙权回头望去。

    “子纲先生,舅父,许久不见”,孙权见来人是张纮,吴景连忙行礼道。

    “恩,数月不见,仲谋剑法倒有长进”,张纮笑咪咪评点了一下。

    “先生与舅父,请入厅中一叙”,孙权也不理他逗笑之言,请两人入厅中叙事。

    三人入厅室后,吴景取出一卷竹简递与孙权。

    孙权展开看道:雪糖五百石,绢三千匹

    转头看向吴景,心下已基本了然,待他解释。

    吴景开口将高岱计策告知,孙权点头,回道:“姻亲之事已定?”。

    “伯符欲定明年三月”,吴景回道。

    “还望功成,如此我亦能江东”,孙权回道。

    “我必竭力以劝”,张纮正色说道。

    “有劳先生了,今日祭月,舅父与先生先稍歇,我且吩咐宴席去,夜间一同赏月宴饮”,孙权起身说道。

    “仲谋且去”,两人笑道。

    孙权起身而出,吩咐宋正过来,将当初带过三头猪宰杀一头,养将两月,已蓄不少肉膘,再过几日怕是要走,还是先解决了吧。

    又吩咐后厨准备些餐酒饭菜以为宴用。然而起身乘马去医舍寻华佗。

    “元化,我已在府中设宴,且记得早日回府”,孙权进医舍后微笑示意众人,对华佗说道。

    “老朽晓得了”,华佗笑道。

    孙权出舍而行,又去城外一转,与众人皆贺良久,不由天色渐晚,牵马行城中走去,遇一同回城老者与其孙,孙权邀请上马,老者坚决不受,于是且让孩童上马,三人一路同向城中走去。

    “老朽自经战乱已有七八年,如今方安,有赖郎将大人”,老者向孙权说道。

    “但使无征战之乱,民众即可安稳”,孙权听他所言,感慨说道。

    “我等皆愿郎将长久在此”,老者笑着说道,“不过大家也知郎将大人终将回江东”,语含一声凄惶。

    孙权心下突然有些悲凉,人情熟而知别离,不知他走后,和县民众还能否过得安泰。

    “纵然权归江东,亦不会忘和县父老”,孙权想了想开口说道。

    三人入城后,孙权与老者拜别,回到府中,宋正已将宰杀所取猪肉送入后厨,正在烹煮,孙权看了眼,吩咐将所作菜肴端进堂中,剩余肉食分与了宋正等士卒,众人谢过。

    明月渐起,孙权与吴景,张纮,刘晔,华佗居于堂中,分席开宴。袁耀走前留了几坛酒,正好用作宴用。

    孙权将几人介绍后,举杯请道:“请饮”。

    “请饮”,众人举杯。

    饮过之后,众人用餐,猪肉以麻所取之油炒过,味道鲜美,众人赞不绝口。众人相谈叙事,言语尽欢,不觉月上柳梢。

    “几月不见,不知仲谋文采如何?上次左将军府中赋诗极佳,如今众位尽心,不如再赋一首”,张纮面色微红,有些醉意地开口说道。

    “心有所感,却不敢称诗”,孙权拱手,今日所遇良多,又是中秋,不由生出无限感慨,一时之间只有水调歌头萦绕心间,举杯以乐府之调唱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好,好,好,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刘晔举杯饮后,开口道,他本欲入和县窥伺制作八牛弩,如今却没什么进展,家人却在庐江,又逢中秋闻此,心中不由生出离别之感。

    “情真意切,好”,张纮又饮一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此去必使仲谋能回江东”,吴景以为孙权思乡情重,举杯道。

    孙权举杯同饮,心中却是因为和县之民衍生出无数悲欢离合。

    邺城大将军府

    袁绍与众夫人及三子宴饮过后,独身立于院中,面南望月。郭图上前禀告,“南方有传言”

    袁绍以手折枝,凝眉叹道:“公路这竖子”。

    寿春左将军府

    袁术与冯杉正装居于殿中,旁有一众袁术夫人,袁微在一侧将烘制点心及菜肴端上。袁术边饮边听袁耀汇报。

    袁耀坐于一案前,向袁术禀告道:“和县及周边既是如此,秋粮在即,收粮之后府库可得两百万斛”。

    “不错,不错”,袁术饮罢,颔首笑道。

    “不想徙民屯田之策,可得两百万斛”。

    “此间有赖仲谋,抚民安泰,又置桑渔之业,民心得安,方用心耕作”。

    “未曾想孙伯符竟送一大才与我”,袁术得意笑道。

    “孙策既顾惜家人,儿料想江东必结姻亲”,袁耀说罢看向袁薇,袁微面色羞红,转身藏入冯杉怀中,也不出声。

    “以讨回仲谋,不知父亲作何打算?”,袁耀问道。

    “子旻如何看?”,袁术沉吟后问道。

    “不如划和县,东城及居巢为一小郡,使仲谋为太守,拢民屯田,如此则与江东和睦,仲谋虽归江东亦需返淮南,袁孙联姻,而不失其才”,袁耀开口说道,将孙权置于掌间,孙策方不敢有所异动,江南江北不起兵争,则江东之兵甲放可为江北所用,如此纵然孙策坐观,以袁氏影响力在江东,亦可使世家贩卖兵甲粮草过江。

    “好计”,袁术沉吟道,“不过,为父另有打算”。

    袁术起身,回望背后屏风地图,汉之天下,他已有豫,扬,徐大半,皆富庶之地,若扩军而起,三月可得十余万大军。能比肩者,不过冀州本初,却可惜前几年与曹孟德屡战屡败。

    “我欲任子旻为汝南太守,孙权为沛国相”,袁术开口说道,曹孟德,不如让下一代比试一下罢!手机用户请浏览m.sodu520.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