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九章 刀光剑影

作者:红掌清波.QD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武松已经穿越过来有些日子了。因此,他也越来越适应现在的身份,考虑问题也就越来越认真。

    他进一步想到:虽然方金芝看起来并不知道那四个蒙面人究竟是谁,但是,他却已经知道,第一个、第二个蒙面人分别是蔡京和童贯的人,而第二个蒙面人就是暗中放射飞刀射死胡勤的嫌犯。

    新的疑问又来了:既然这个暗放飞刀射死胡勤的凶嫌,原来是童贯的人,那么他的职务应该不低,又怎么会穿着衙吏服装、屈居于小小的清河县衙?难道,童贯早就派人潜伏在清河县衙了?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而第一个蒙面人作为蔡京的密使来清河县,也担负着督促知县徐恩加快推行变法改革的职责。

    那么,这些人来清河县如此鬼鬼祟祟地活动,难道真的仅仅是为了方金芝所说的那个宝藏吗?这还有没有可能与徐恩在清河县即将推动变法改革有关?是不是还涉及到更加复杂的背景?

    这些,也要在抓住那个暗刀杀人的凶嫌之后,才能进一步审问清楚。

    想到这里,武松便正色对方金芝道:“清河县衙门里的人很有限。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这个射死胡勤的凶嫌就潜伏在清河县衙之中,那么就迟早会把他找出来。只要证明他是凶嫌,你们与胡勤一案确无关联,我一定会释放你那四个伙计,把藏宝图还给你”

    这时,方金芝又闭上了眼睛,仿佛自己的内伤很难受,没有听到武松说话。

    不过,武松知道她其实当然听到了自己的话。他还想调查了解清楚有关她的更多情况,就接着道:“我们现在也算是合作伙伴了。那么,还可以进一步增加相互之间的了解,对吗?你能否告诉我,你派你那个叫李宽的侍从离开清河县,又是要去做什么?”

    方金芝又是一惊,猛地睁开眼,道:“狗官!你怎么知道李宽离开了清河县?”

    武松心想:看来,这雌儿还不知道陈二并没有死,已经回来把李宽离城的事情都向自己汇报了,索性再诈她一下。道:“你们还胆敢杀害衙门里的捕快陈二,胆子可真不小!敢杀衙门捕快那可是袭警罪,是重罪!你必须把你们的事情全部向我老师交代!”

    方金芝根本听不懂什么是“袭警罪”,厉声道:“我们没有杀人!快说,你们把李宽怎么了?”

    武松看她的表情,似乎她真的不知道陈二跟踪李宽被人打昏迷的事。如果是这样,那么当时陈二跟踪李宽时,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后面还有另外的人跟踪,这个人很可能是四个蒙面人中的任意一个。

    看着方金芝焦急的样子,武松道:“你先告诉我你派李宽出城是做什么,我再告诉你他的下落!”

    “狗官!”方金芝一声怒喝,突然再次出手,一把便扣住了武松的脉门,夺下了他手中的钢刀!

    原来,她刚才一边与武松对话,一边仍在暗中调养内伤,集聚精力。这时恢复了一点力气,就再次对武松出手!

    她的武功本身就比武松高出很多,武松又没能料到她居然会恢复得如此之快,猝不及防之下,被她一举得手夺走了钢刀!

    大惊的武松连忙后退。幸亏他手中还有从方金芝手里夺来的越女剑,在后退的同时,立即挥剑反击。

    方金芝拨开他的剑,刷刷刷!一刀比一刀紧,根本不容他喘息。

    她这一次的进攻,比之前更为凌厉,几乎就是奋不顾身的打法。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拼着内伤再次攻击武松,如果不能迅速把武松拿下,就再也没有机会。

    辛亏她重伤在身,又不擅长使刀,武松虽然也不会使剑,但此时体力远胜于她,因此开始还能勉强抵挡得住,但也被逼得连连后退,很是狼狈,忍不住骂道:“臭娘们!居然还敢袭警,再不住手,一会儿别想我再饶你!”

    方金芝根本听不懂什么叫袭警,听得懂也根本不会在乎,咬着牙,一刀一刀更加凌厉。武松稍不留神,刷地一刀,就从他耳边避过。

    武松吓了一大跳,再不敢分心去骂她,只好全神贯注来应对。两个人便一声不吭,又在这树林里打斗起来。

    此时的武松,虽然已经修炼成功吐纳之术,但武功修为比起方金芝来毕竟差得太远。此刻若是有名家在场,就能看出,方金芝虽然受伤体弱,学艺也不是很精,但一招一式,却都非等闲,似是有大家教过。

    所以,很快,武松便又落在下风。他心中暗暗叫苦:早知道这雌儿能恢复得这么快,刚才就不应怜香惜玉,应该先找根绳子把她捆起来才是!

    他却不知,方金芝此时其实也苦不堪言。她的内伤毕竟严重,这么拼命的打法,是在不断加重自己的伤情。然而,她死死地咬着牙,一定要把武松拿下,出手也更加毫不留情。

    终于,“当”地一声,武松刚刚费力地挡住方金芝迎头劈来的一刀,却没有防住她顺势勾来的一脚,被正中膝弯。武松啊呀一声,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方金芝刷地一刀又至。武松只能就地一滚,躲过此刀,但这一来便更加被动,再过几招便必败无疑!

    “武都头!”“代理都头!”

    就在这时,树林外传来呐喊。

    是老捕快刘全,按照知县徐恩的命令,带着一队捕快,还有一些土兵,终于赶到了!

    武松顿时大喜,方金芝却面色一变,刷刷刷又向武松连劈三刀,转身就走。

    她这次可谓是十分果断。因为,虽然她已经取得了对武松的绝对优势,但是,在重伤之下,如果那些县衙捕快们都赶上来,她就不可能再脱身。

    武松刚才被她逼得险象环生,虽然有达摩心经吐纳之术,也累得够呛。略一喘息,方金芝便已经去得远了,消失在密林之中。

    赶到的捕快和土兵们又追出一阵,没有再发现方金芝的踪影。刘全还要带人继续在林中搜捕追查,恢复过来的武松便道:“算了,暂时别追她了!”

    此时,追捕方金芝确实并非最紧迫的事情,一来她有重伤在身,暂时不可能再生什么重大事端,二来她的四个伙计仍然关押在县衙里,终归还是她有求于武松。

    当务之急,是赶快追查那个射死胡勤的嫌犯、也就是第二个蒙面人。因为,他射死了胡勤,又抢走了牛皮纸卷,还是大奸臣童贯的秘密属下,到清河县来必定有大的见不得人的勾当。而且,他就潜伏在衙门之中,随时都有可能再兴风作浪!

    找到他,才能让一切真相大白,消除清河县衙里的巨大隐患!

    武松下令不追,刘全便只好喝止了捕快和土兵们,向武松靠拢过来,一边关切地问:“代理都头,你没有什么事吧?”

    看着一脸关切之色的刘全向自己走过来,武松突然面色一变,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两步。手机用户请浏览m.sodu520.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