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四章 变

作者:此门相映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陈乐光看着自己面前最近的人,是个身形瘦弱的矮子,同样也是增强了手臂,不过只到手肘处,看上去并不算特别可怕。

    陈乐光顺着阿诺平时教授的出拳方式把拳头往前一冲。

    而拳头出身之后陈乐光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这个人身形比较矮,平时练习手肘的高度都是大概对准着一般身高人的面部,这样习惯性地出拳反而打不到这个信徒。

    拳已出了一半,陈乐光心里暗自想着再要变换方向已来不及,这一拳的落空就会给敌人可乘之机,很是着急。

    虽想着不可能,陈乐光还是想要强行变化拳头的方位。

    可是这一下变化之中,陈乐光发现了一个事情。

    按照常理来说,人的每一拳,目的方向,是在出拳之前就已经决定了,如果想要改边扭转拳头的方向,那不但会使拳头的威力大打折扣,有时用力过猛,变化突然,还会误伤自己。

    可是阿诺所教授的这种平平无奇的出拳方式,无论是力度,角度,还是手肘,手腕的位置,居然可以使拳头变化向任何方位。

    陈乐光这拳头这一扭动,直直对着面前的矮个信徒的脸上就是一拳,那人承受不住这力道,被鼻梁一凹,整个头都往后仰去,倒翻在地。

    陈乐光心中简直是欣喜若狂,平时虽然对阿诺很感激和尊敬,但总是对他教的功夫有些不以为然。

    而如今这误打误撞的一拳,让他领悟到了阿诺教的这些招式的真谛。

    不过十来手出拳出腿,却可以在对战中演变出无穷无尽的招式,进可攻,退可守。

    拳头的力量和速度固然重要,可打斗之中,局势瞬息万变,如果不能顺应而调整,终究会输,会被淘汰,这也是自然法则。

    以不变生万变,万变不离其宗。

    而阿诺所教的就是这宗。怪不得当陈乐光学的有模有样的时候,阿诺要他与自己对打,却又不教陈乐光任何格斗技巧。

    不是不教,而是这宗已经教给他了,剩下的变,全靠陈乐光在实战中自己领悟。

    陈乐光心中一边感叹着阿诺的高深莫测和深思远虑,一边狂喜自己领悟了这其中道理。

    其他本来对陈乐光的定义已经是一个力气比较大的小屁孩的信徒们,现在又止步不前。

    他们没有看明白,陈乐光对着同伴头上那一拳是如何打到他脸上去的。这到底是功夫还是魔法?他们实在也不明白,这年轻人的战斗力怎么忽高忽低。

    可是,那个修士讨厌的声音又从门口传来了:“快上。”

    陈乐光一贯对这种泉水指挥官是看不起的,忍不住叫骂到:“你个怂货,就知道叫别人上,你怎么不敢呢?”

    哪想不但被骂的修士没有反应,连算是陈乐光帮着说话的“打手们”,也没有被陈乐光这位“可敬的对手”的话给感动。

    而是直接又一窝蜂围了上来。

    陈乐光心中更是愤懑不已,不过,这些人出手在他眼里还是一样的慢。

    他凭着阿诺所教的拳法套路去挥舞双手,当拳头打出之后再根据实际情况来改变方向,双腿也是如此。

    这样之下,反而收到奇效,出其不意之中,有着各种增强装置的信徒们根本反应不过来,陈乐光面前已经倒了两个人,接着,左腿一个侧后踢,跨和膝盖灵活一转,陈乐光身后的一个信徒直接就被扫翻在地。

    陈乐光渐渐占了上风,可是他心里却并没有放松下来,而是越来越担忧。

    他明白,他和阿诺对打练习虽然已经有一个星期,而这些喽啰又比阿诺差太多,可是阿诺招式的奥秘他是此时才明白,练习太少了,自己只不过是刚好找了个误打误撞的方式,让这些犬牙嶙峋的信徒们措手不及。

    陈乐光心里有种预感,阿诺所教的功夫肯定不止他现在能理解的层面这么简单。如果自己能多和阿诺打上几场,或者自己早些悟到,现在肯定已经不是这种局面了。

    何况,陈乐光就算再厉害,双手不敌四拳,就是这些信徒用车轮战也能把他活活累死。并且,陈乐光的体力只能说是一般。再说了,阿诺的功夫再精妙,体格不算强健的陈乐光最多只能发挥出百分之三十,而且还是打在这些做过躯体增强的信徒身上。

    虽然这些人被打倒在地,但是实际上对他们的战斗力损耗并不高,他们虽没有格斗技巧,但是凭借力量的压制,陈乐光一样不是对手。

    陈乐光说到底只是个练武几个月的学生而已,他的拳头打在这些半人不人的金属壳上一样疼痛,一样关节肿胀发红,甚至开始淤青。

    只是他在强撑而已。

    陈乐光的体力已经被消耗了一半,他不得不思考其他方法。

    他看了眼身后因信徒倒下出现的缺口的墙壁,忽然想到自己最开始一脚的爆发,毫不犹豫往那边撤退,把自己的背抵在墙上。

    背后墙面的踏实感,让陈乐光不再有腹背受敌的困扰。

    是,靠着墙,不管是灵活程度还是选择程度都会大大受影响,甚至很容易把自己陷入被包围的局面。

    可是,陈乐光实在太累了,手臂肌肉传来的酸楚让陈乐光明白,这样下去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他只能,选择这样办法,想用最开借墙面的反作用力再把这些人踢开。

    “只能尽力让他们不近身了吧。”陈乐光心里无奈地想着。

    一个原本离陈乐光位置就很久的信徒跟了上来,他以为陈乐光想要冲出包围圈。

    陈乐光刚刚背靠稳墙面,反身就是一脚,陈乐光知道自己必须先震住他们,让他们知道他不是困兽之斗,也让自己有个喘息机会。

    这一脚,他用上了几乎十成的力气,股四头肌的肌肉神经被拉得刺疼,陈乐光感觉自己已经有些跳跃飞了起来,出腿的同时,他把全身的重力都压在了墙面上,甚至还用两只红肿的手掌狠狠撑了一下墙面。

    果然,没有搞清楚情况的信徒,被这一脚,是真正的直接踢飞起来,他的脸上来不及做出痛苦的表情,又一次把他身后的同伴撞翻一片。

    而这次,陈乐光早有了准备,拼尽了全力的一踢,终于是有了些成效,有两个信徒身上看似坚固的金属装置,居然直接被撞脱落在地上,叮叮咛咛地变成了废铜烂铁,而信徒们起身的速度已经慢了许多。

    陈乐光知道,自己松口气的机会来了,只要自己能休息一下,用这个看似愚蠢的方法,肯定可以打倒这群人。

    陈乐光的气管和肺腔缺氧地火辣辣的疼,可他不敢大口呼吸,他不敢让这群人看出来他已经累了。

    他双腿颤抖着,靠着墙壁,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大力扩张胸腔的身体本能。

    这时,修士的汩汩声再一次传来:“别打了,你再动手,我就拧断这姑娘的胳膊。”

    原本眼睛有些发愣的陈乐光一下清醒了,拉克丝!

    他顺着声音,朝门口的修士看去,发现他和信徒正紧紧把拉克丝的手肘以扭曲的方式别在拉克丝的背后。

    拉克丝整个脸已经疼的皱成一团,小嘴大张着,却没有出声。

    或许她曾经太痛叫过,可是沉浸于打斗中的陈乐光并没有注意。

    陈乐光心中一片火光,看着拉克丝的痛苦的样子,脑海里升起各种声音:自己怎么能把拉克丝给忘了,自己居然没有注意到她被擒住了,更可恨的是,那个卑鄙无耻之徒乘人之危,袭击一个姑娘。

    在陈乐光十六年简单的世界观里,这种行为是恶心,是让人不齿的。

    看着拉克丝痛苦忍耐的表情,陈乐光心里为朋友揪成一团,怒从心中起,原本有些酸软的四肢,立刻全是力量。

    愤怒让陈乐光有些失去理智,他大步向修士和拉克丝跑过去,嘴里还大吼了一声:“我艹你”

    可是,这句国骂还没有说完,一声闷响,陈乐光已经一个白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昏迷之前,陈乐光听到靠着骨传导传来的一声钝器击中头骨的声音,甚至这声音还在他脑海里转了几个弯。

    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就朝那满是脚印的灰尘中躺去,脸上搁在那些**的木头上似乎也没有了疼痛。

    不仅全身没了感觉,他也听不到了,他双眼模糊地看着拉克丝在对自己叫着什么,可是,下一秒,拉克丝的脸也被两片黑暗给关闭在外。

    最后,陈乐光心里只后悔没能再和阿诺多学点真本事。手机用户请浏览m.sodu520.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