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失盗之后(中)

作者:长弓射天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为您。

    晨曦在不停地改变着窗帘的颜色,仓库招待所四周一片静谧。杨长兴一觉醒来,洗漱完毕就往门外走。刘副部长、王全忠和毕躬、小方已在院子里等他,他们都知道杨长兴有早上走步的习惯。

    “参谋长晚上休息得好吗?”王全忠走上前来,打了个敬礼,笑着问杨长兴。

    杨长兴点点头:“很好,我最喜欢晚上在仓库睡觉,真安静!”

    王全忠听了杨长兴的话,心里有一种酸楚的感觉,暗自想:“我就没有这个福气,晚上在仓库里睡觉从来都睡不踏实,总怕电话响,总担心什么地方出事。”

    几个人正要往院子外边走,杨长兴对王全忠说:“去看看马处长起来没有,叫他一起出去走走。”

    王全忠说:“马处长刚才已经出门走了,他每次到这里来,都要爬到二分库沟口的牛角山上去,一个人在上边待一会。”

    杨长兴说:“这个马远方,人的本质不错,就是脾气怪怪的。”

    走在路上,王全忠向杨长兴不停地介绍着仓库近几年来的变化和今后的打算,他连说带比划,似乎忘记了手榴弹被盗事件之后将要进行的组织处理。

    杨长兴已经认识王全忠多年,也听到过关于他的一些故事。来了紧急收发任务,他几天几夜不离火车专用站台,和战士们一样搬箱子装车卸车,进行收发作业。季节植树,他和干部战士们一样,带着热水和干粮,在山上一干就是一整天。组织上安排他到这里当主任,在职务上是照顾了他,在工作上却是难为了他,对他来讲,管理仓库并不像摆弄电话线那么容易。到仓库以后的这几年,他显得老多了,稀疏的头发如同路边的枯草,纹渠纵横的脸庞恰似工艺品商店的木雕泥塑,微曲的脊梁像是倒扣在水里的小船船底,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翻转过来向前行驶。

    杨长兴心里对他不免有几分同情。

    昨天下午,王全忠的汇报比较客观,认识也比较深刻,但是,杨长兴觉得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天大的事儿我一人承担”的语气,使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在承受着某种压力。

    王全忠还告诉杨长兴,现在仓库的编制人员太少,勤务连只有四十来个人,除了执行物资长途运输的押运任务和机关抽调去临时帮忙的人员,没有几个能上岗执勤的了。仓库的库房通风换气的时间,只开着一道用钢丝编成的通风门,这个时候库房门口一刻都不能离人。如果一个警卫战士同时负责几条洞库,巡回检查,就有可能出现监管漏洞,小孩子进入库房就是用一根铁棍撬开了通风门。仓库领导研究,准备减少哨所,增加哨位,在合适的高地再设置一个观察哨,纵观三个分库的出口,这样的警卫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

    杨长兴对仓库领导的想法表示赞赏。

    吃过早饭,工作组成员在招待所杨长兴住的房间里碰头。

    “看了现场,听了汇报,也找有关人员谈了话,先听听你们的意见,再安排下一步的工作。”杨长兴作了个开场白。

    几个人都在思考。

    毕躬打破沉默说:“我认为仓库在安全管理方面的漏洞比较多,仓库领导的安全意识薄弱、思想麻痹和保管员的失职,是造成这次失盗的主要原因。”

    毕躬觉得问题已经比较清楚,甚至再也没有一点可以发挥想象力的空间,所以发言非常简短。

    马远方看到毕躬讲完了,接着说:“仓库出了事故,主要责任当然在仓库,但是,领导机关工作不到位也是仓库发生事故的原因之一。这个军械仓库今年夏天遭受洪水袭击,禁区三千米长的围墙、铁丝网被冲垮,库区内两座小桥受损,公路护坡多处塌陷,损失近两百万元,申请灾损经费的请示报到机关以后久久不见回音,仓库自筹经费三十万元,对桥梁、道路进行了简单抢修,才保证了物资的正常收发作业。近几年,仓库存放重点物资的重点库房,都进行了安全技术改造。但是,机关里管仓库的不知道仓库有多少重点物资,管物资的不知道仓库有多少重点库房,造成两边不吻合。这个仓库就是重点物资过多,重点库房太少,把手榴弹存放在普通库房里才失盗的,这里边有仓库警卫措施不力的问题,也有机关协调机制方面的问题。我认为,谁的错误谁检讨,谁的责任谁承担,不能把板子都打在仓库身上。”

    “我觉得马处长讲的有道理,有时候问题出在下边,根子在上边。上边职责不清,各行其是,下边就会手忙脚乱,无所适从。仓库是基层单位,上边几层机关、很多部门都管着他,公公、婆婆一大堆,谁的指示都要落实,谁的要求都要照办,今天你提个指标,明天他下个任务,下边不乱才怪呢!”小方今天有点不太自信,不知道自己讲得对不对,说完之后,不安地看了看杨长兴。

    杨长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几个人说:“你们刚才讲的都有道理,不过,我们这次下来重点是进行仓库失盗问题的检查,机关与这次事故有关的问题可以了解,但不宜过多追究,如果我们带回去一份建议追查领导机关责任的报告,还不如我自己先写一份辞职报告。好了,今天先说到这里,下午继续分头了解情况,待问题基本搞清楚了,再研究调查报告怎么写。”

    夜已经很深了。

    杨长兴在招待所院子里来回地踱着步子,他仰望天幕,这里有城区夜晚看不到的灿烂星空,倾钭的大熊星座在群星中格外显眼,难道人世间的忧愁都是从那个勺子里边倒出来的?

    晚饭以后,马远方拿着从仓库业务处要来的领导查库登记薄,走进杨长兴住的房间,一边翻看,一边好像是漫不经心地问:“杨副参谋长,如果有的上级领导查库没有发现问题,而库房又出了事故怎么办?”

    “当然要追究他的失察责任了。”杨长兴正坐在沙发上看材料,抬头看了马远方一眼,也漫不经心地回答。

    “对谁都一样?”

    “对谁都一样!”

    马远方把登记薄轻轻地放在杨长兴面前的茶几上,转身走了。

    杨长兴拿起登记薄一看,大吃一惊。

    他看到了军区机关某部的关处长率工作组在仓库出事前几天检查库房时的评语和签名,关处长检查的恰恰是丢失手榴弹的那组库房,他对库房存在的安全问题不仅没有指出来,反而对库房的管理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更重要的是,这个关处长他非常熟悉,六年前,杨长兴曾给他在军区任副司令的爸爸当过秘书。

    这件事情肯定要向上级汇报,自己怎么去汇报老首长孩子的问题,他感到非常为难。

    杨长兴的步子越来越沉重,他觉得,解决现实生活中的矛盾,并不像他在院子里踱步,可以随便走出一个又一个圆满的环。(。)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sodu520.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