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61章 一根黑羽

作者:死磕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为您。

    光和暗在心间转换,天使之翼如同墨染。

    飘舞的旋风,闪耀的白光,暴走的元气能量……

    米凯尔站在半空中,手持着奥义光剑,一股股纯黑色的光芒在她身上萦绕,渐渐取代着她身上的圣洁光芒。

    天使战甲,在被黑暗渐渐侵蚀。

    这和她自己选择的道路,其他人没有指手画脚的资格——周舟反复告诉自己,可他看着米凯尔那双原本已经恢复了大多情绪的双眼……

    她的双眼,渐渐的变得冷漠而迷茫……

    战斗程序升级的代价,就是封闭自己的情感?

    不对,这样不对。

    虽然拿不出让米凯尔、甚至让自己心服的理由,但周舟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呼喊。

    不能这样,不能让她完成这个什么堕进化!这听名字就不是什么正途!

    周舟皱着眉,向前迈出了一步,踏入了光暗转换的漩涡之中。

    一股碾压的力量从前方直接扑来,周舟几乎瞬间就被吹了出去。

    可他站稳身体之后,迈前两步再次踏入了光芒交汇之地;继续向前,身上的道袍紧贴着自己,行走在光暗漩涡之中……又开始飞起,凭空漫步,一点点接近米凯尔的所在。

    ‘米……米凯尔?’

    周舟在心里呼喊着。

    ‘主人,请不要靠近,正在进行能量初次释放,能量无法完全控制。’

    还好,她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情绪,似乎是不舍。

    ‘你停下吧,为了得到这种力量再次封闭情感系统,那对我们来说,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请主人放心,不论米凯尔何种形态,保护主人都是不变的准则。’

    ‘可我还是喜欢你原本的样子,’周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让情绪不要有太大的起伏,以免影响到米凯尔,‘我烦心的事不是米你一个人就能解决的,也不是我能够解决的,我们只是洪荒的过客,在这里努力活下去罢了,你不要勉强自己。’

    米凯尔身上的黑色光华涨势减缓。

    黑芒是从她的羽翼绽放,在战甲上蔓延,一点点挤向了她的心脏,也就是动力炉的位置。

    当黑芒吞噬了她的动力炉,那也就是她完成堕天使进化的句点……

    ‘米,停下。’周舟声音带着些恳切,行走在那股碾压和排挤、拒绝的力量中,承受着莫大的压力,他说:‘是我心态出了问题,我近来太过浮躁,因为要和洪荒的几个巨擘博弈,压力太大,是我影响了你。’

    米凯尔喃喃着:‘主人……’

    ‘不管是你保护我也好,还是我保护你也好,我喜欢的都是那个会和我说话、会问我该怎么和别人交流做朋友的米凯尔,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战争机器。这天地间高手太多,多我们一个,少我们一个,又能影响什么?’

    米凯尔手臂轻颤着,那黑芒的蔓延速度几乎为零!

    周舟心中不敢乱想,现在只能用全部的身心去表达自己的意念;只要他稍微有一丝的杂念,米凯尔都能感受到,就将产生不知后果的影响。

    ‘米,停下来好吗?如果你不喜欢在这种压力下生活,咱们就去找师父,找个地方安心的修行。我不要什么西游的好处,也不要那么快长生大罗,只要现在的你陪着,咱们怎么都好。’

    ‘停下,停下。’

    ‘不要让我再用一个百年去恢复你的笑颜。’

    “主人……”

    米凯尔突然羽翼颤抖,那黑芒在颤抖,动力炉位置涌现出了炽热的光芒。

    周舟突然发难,猛地扑了上去,身上的道袍出现了一道道破损;而一股水汽从侧旁涌来,把他直接包裹了进去,光暗再不能近身。

    鲤美出手,周舟身周的压力顿时荡然无存!

    米凯尔有些痛苦的闭上眼,抓着的奥义光剑都松开了,胸口绽放出的白色光亮越来越耀眼。

    动力炉!

    周舟想起了自己刚来洪荒,米凯尔重伤的情况下被一个小小的灰滕道人逼到动力炉焚毁的情形……

    这是要爆?

    亡魂大冒,他不顾一切紧紧地抱住了天使妹子,把她直接拥在了胸前,似乎想要挡住那白色光亮的绽放。

    圣洁的白光瞬间将黑芒压制,一道道黑芒返回着米凯尔背后的那对羽翼,而羽翼从边缘朝着内侧,在渐渐转变成纯白的模样。

    周舟这个时候已经抱了不独活的心思。

    因为怎么看,米凯尔胸口的白光绽放,都是要‘爆炸’的节奏……

    百年如梦,生死同往。

    ‘主人会因为米凯尔的力量不足而抛弃米凯尔吗?’

    ‘是不是傻,你可是我的守护天使,天使啊,洪荒就只有你一个,这出去多有面儿。’

    周舟在开玩笑,但目光中满是温柔。

    米凯尔闭上眼,口中发出了轻轻的‘哼’声,那低回的歌谣在大殿中回荡。

    周舟闭上双眼,感受着这一刻她传递而来的情绪,那是恬静,也是安然。

    “没事了,没事了。”

    他拍着米凯尔的后背,米凯尔把羽翼包裹住了他的身躯;周围的黑芒已经渐渐退却,只有白光在萦绕,似乎比之前更多了一些东西。

    旁观者,只有羽儿、鲤美、小鱼和小祖师,小祖师和小鱼都已经张开小嘴惊叹,这画面确实是美的太过招摇了些。

    鲤美轻轻读着刚刚看来的一首小诗:“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若清扬。”

    “鲤美姐姐,”小鱼那还阿迪这些童稚的少女嗓音小声问着:“这是什么意思呀?”

    “这是他们人族的诗词,在吟诵男女之情,”鲤美轻笑着摸了摸小鱼的脑袋,她们都是龙族,自然比旁人多了一份亲近。

    鲤美又看了下羽儿,发现羽儿此时只是在那眼眶泛红……龙族大公主轻叹了声:“若是争不过,不如早些放弃,免得徒增烦恼。”

    “本来就争不过,羽儿也没想和天使姐姐争什么,”羽儿抽抽鼻子,“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那你现在哭个什么?”

    “姐姐你不觉得很感人吗?”羽儿拿着手帕捂住了眼角,“天使姐姐为了周郎可以奉献一切,周郎也对她不离不弃……”

    鲤美拿着书卷就想砸人,“真是没救了你。”

    羽儿继续看着那美轮美奂的一幕发呆抹眼泪。

    白光渐渐的退却,一切渐渐的归于平静。

    殿外看不到殿内的情形,但当天使妹子开始堕天使进化时,满城的修道者都感觉到了那股威压。

    来自黑暗的威压。

    “刚才那是怎么了?”

    “圣王降临,必有异像。”

    “想想就是一阵心悸。”

    城中各处都在小声讨论,大周城这个晚上也陷入了莫名的惶恐。

    那种纯粹黑暗的气息和力量,对修道者道心影响是相当大的。还好,鲤美的气息稍微加强,而天空中的金龙也散发着祥瑞的光芒……

    ……

    勾陈星。

    一枚玉符从天边飞来,在阁楼窗前站着的归鸿子抬手,玉符落入了他的手中。

    他背后的床榻上,面色苍白的妍兮气息已经平缓了下来,勾陈星上还是有很多灵宝灵根,只要命不丢,想救活自然是没有问题。

    只是妍兮遭了这次劫难,也是受了许多苦痛。

    归鸿子叹了口气,把玉符的文字召出,仔细读着。

    自然就是周舟返回来的。

    “白莲儿和佛门有所渊源?”

    归鸿子微微皱眉,他不曾问白莲儿的过往,只是把她当做了周舟的红颜知己在这里照看。

    之前他还一直以为,有人变作了周舟的模样掳走了白莲儿,是为了要挟周舟,依照周舟的性子,很可能就就范。

    而周舟给他的玉符中稍微解释了下,白莲儿乃是佛门的一枚棋子,本身有悲惨的命运……周舟希望大师兄能够查明白莲儿的去向,不用费心去解救、和佛门碰撞,仅凭勾陈大帝的势力,恐怕也难以应对。

    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是俗世的说法。

    勾陈被害的转世重来,此时不也是一声不吭的在暗自隐忍发展?

    周舟所说,不过是为了让大师兄不要有心理负担,就算不能查明白莲儿所在也没什么。

    归鸿子给周舟发的玉符中,把妍兮的事放在后面说;周舟给归鸿子的玉符,则是一直在问妍兮如何如何。

    大师兄于是将玉符的文字抹掉,重新写入;详细的给周舟解释了下,妍兮被人击伤,但道基并未损毁,修道的根基还在。

    说了这些,周舟大概也就会放心了。

    归鸿子还提醒周舟,让周舟给自己亲近的人发些讯息过去,制定个相互辨识的暗号之类的。

    这洪荒中,会变化的不只是还没出世的孙悟空;孙悟空的本事,也是从菩提老祖那学过去的,而菩提老祖根据周舟推测,应该就是西方圣老、接引圣人的大弟子,虚菩提。

    他们两兄弟上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把这些都简单商量了一遍。

    将玉符放飞,归鸿子静静的站在窗前,并没有太过愁眉紧锁,目光也慢慢的变的平淡。

    急不得、急不得。

    还需等待时机,尚要积蓄实力。

    “大师兄?”

    妍兮在背后轻轻喊着,归鸿子转身的时候,嘴边露出一笑,将烦心事都放在了背后。

    “你怎么样了?”

    “感觉没什么事了,莲儿呢?可曾追回来了?”

    “没能,让歹人逃了,”归鸿子坐在了床边,叹了口气,“感觉对不住周师弟,心中总有些苦闷。”

    妍兮勉强一笑:“莫要因为歹人为非作歹,就将这些罪过揽到自己身上。”

    “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总归是辜负了师弟对我的期待,咱们欠师弟的本来就已经数不清了。”

    妍兮打断了归鸿子的话语,道:“师兄,我想听你抚琴。”

    “好,”归鸿子取出了长琴,就在床边坐着,轻轻弹奏。

    妍兮倚着床边坐着,心情也渐渐安宁了些。

    只是她和白莲儿也有很多交情,此时放心不下也是理所应当。

    佳人芳踪飘渺,自此三界难寻。

    一处小千世界中,白莲儿面色苍白的行走在上山的路;手上脚上都带着沉重的镣铐,背后则是两个面容阴冷的女子,用长枪顶着白莲儿的后背。

    一步步向前走着,半山腰有一片宫殿群。

    而在一处宫殿的屋檐上,一只小小的猴子,被人用锁链拴住了脖颈,正远远的眺望着。

    “吱吱!”

    它突然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变得有些躁动不安,开始抓耳挠腮了起来。

    白莲儿走到宫殿之前,面容平静,目光却有些死寂。

    殿前站了一名老僧,正是周舟熟悉的那位。

    身穿着土黄色袈裟的老僧摘下斗笠,双手合十唱了句‘阿弥陀佛’,道:“缘起缘落缘来因果,姑娘总归还是要落在贫僧手中,何必苦苦挣扎?”

    “你要怎么对我,我都是可以答应的。不要去为难太清弟子,不然我死也不会给你卖命。”

    “呵呵,”斗笠老僧冷笑了声,“太清弟子对付女子果然是有独到的手段,贫僧叹服。随贫僧来吧,我师尊要见你,莫要冲撞了仙尊。”

    仙尊?

    这里应该是佛门之地,为何称呼为仙尊?

    这仙尊,应该是封神之前,道门大兴之时流行的称呼,那此地的主事者,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多宝道人。

    “吱吱!”

    殿顶传来了猴子的叫声,白莲儿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

    那猴儿抓耳挠腮的想表达什么,可就算身上仙力浩荡,但也没能开灵根、点慧根,说不得人话。

    只是看猴儿脖颈上有铁链枷锁,白莲儿自然心生亲近,知道这和自己是差不多命途。

    “你也是被他们抓来的吗?真不知他们要算计什么。”

    “少言。”斗笠老僧淡然一句,白莲儿面容平静的前行,踏入了殿中。

    猴儿只能一阵比划。

    它在怀念,那个夏天……烤肉的味道。

    ……

    夜深人静。

    周舟坐在殿前,一身道袍、带着环形发箍的米凯尔站在他身旁,安静而美好。

    周舟手中拿着一根黑色的羽毛,正皱眉思索着。

    这羽毛……

    “米,”周大侠纳闷的问,“这就是你刚才释放出来的力量?”

    “主人,如果遇到无法解决的敌人,可以随时用这根羽毛让我进入堕天使状态。”

    这意思就是……折腾了这一番,就为了在米凯尔背上拔下一根黑色的羽毛?

    还好,她没事。

    “以后别做这种事了,”周舟温声说着。

    “是,主人。”

    “那什么,你身体里的那什么禁忌之力是什么?”

    “主人,我也是有负面情绪的,”米凯尔把视线从周舟身上错开,似乎在耍小性子。

    偏殿的殿门,端着一些饭菜的羽儿犹豫了下,还是慢慢走了过来。

    她总感觉,打扰他们不太合适呢——就算自己也是三角恋关系之一,也不忍去打扰吧……

    (。)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sodu520.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