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零零章 燃烧(中)

作者:树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为您。

    茜拉提着箱子,身体灵巧,躲过骇刚站稳脚步刺击出来的针芒般的攻击。她很镇定,脸上一点不显得慌张,每一步都好像经过了周密的计划,有序且稳定地往后退步,不让骇的攻击能沾到她的一点身子。

    仅仅两三步的距离,茜拉就完全脱离了骇手杖剑的攻击范围,绕到了佛朗里的背后。她手上的箱子很重要,至于骇和依耶塔现在甚至完全忽略了在一旁的佛朗里,转而将主要目标定在了她的身上。

    茜拉继续往后奔跑,想要走出这节车厢,到火车后面装载的集装箱子那里去。她看向站在过道中不动一步的卡西亚,脚步也停在了卡西亚身前不远处,平息了几下微急缓的呼吸,刚想说话,身后便传来佛朗里的怒吼声音。接着便是骇敏捷如猫的身体,他贴着车厢的墙壁前行,手杖剑护住了他身体,强度远远胜过钢铁的剑身并没有被佛朗里巨大力量折断的可能。但上面传过去的力量还是让骇很难受。他的身体被挤在车厢墙壁上,发出空气压迫的闷响,偏白的脸色也出现一点红润。

    骇没有和佛朗里打斗的心思,加之旁边琳娜见到茜拉跑到了卡西亚身前,现在也无心将战斗深入下去。依耶塔没有和琳娜继续纠缠下去,能省下去的麻烦,她平常都是能省则省,现在的情况也不容许她在遇到其他的麻烦。她突进了琳娜的封锁线,挡在了骇和佛朗里的中间,勉强扛着佛朗里疯狂的攻击,才给了骇现在绕行的时间和机会。

    感觉到身后有人追了过来,茜拉尚未来得及回头,身体便先于整个往前挪移开一段距离,站到了卡西亚的身前一侧。背后闪过一片手杖剑突刺出来的亮芒,随即那些飘忽不定的光芒迅速在空中融合成了一个细小的亮点,那是手杖剑的剑尖,停留在那里仿佛也能刺破空气。它指向茜拉的后脑勺,在骇向前一步站稳的时候,手杖剑在昏暗的空气中拉扯出一条明亮的纹路,好像在黑暗中突然闪烁出来的电光般,撞击向茜拉。

    “叮!”

    光明的痕迹在半路途中被一匹流光切断,它撞击在了另外一片金属上面,交击出一篷短暂时间里消失的火花。

    “卡西亚先生!你可知道现在的你在做什么事情吗?”骇瞳孔里的金色特别纯净,他盯着卡西亚淡漠的眼睛问道,语气加重了不少,但是里面毫无意外,没有惊讶。在看到了卡西亚和琳娜站在一起后,他就知道了会出现这一幕。

    手杖剑和锻钢剑在空中碰撞了数次,擦出的火光短暂照亮了两人的脸。

    “我很清楚,谢谢骇先生的提醒。”卡西亚退回一边,将手枪放回了卡扣里面,锻钢剑换回右手,剑刃出现了缺口,“我们的目的不一样,但我想,你身后的佛朗里应该都是我们的共同目标吧?”

    这时的佛朗里一跃便起,空气在压着他往下坠落,看上去沉重如同铁块,属于即便变成了尸体,也不会因为在水里浸泡久了,就会自己浮起来飘在水面上的那种直观感受。他就是轰炸使用的炮弹般落在地板上,木头地板被压得翘起一片,木头下不算厚的钢铁底板也发出凹陷时摩擦扭曲的声音。佛朗里握起拳头,脚步接触地面的刹那,已经带着低沉爆炸的空气音朝着骇的脑袋打过去。

    骇嘴角拉长,身体在一瞬间近乎一百八十度的逆转,手杖剑跟着画出半圆,和卡西亚此刻一起急速突进的身体一起,挡下跳到了他身后的佛朗里的拳头。

    半空中擦出切割机切割钢铁时才具有的大篷火花,几近一团点燃的火焰。两人的武器和佛朗里的拳头同时被弹开。碰撞的声音犹如闷雷,卡西亚和骇的身体往后重重踏出数步远,一排深浅不一的脚印全部将木头地板踩碎,变成碎末。也幸而木质的柔软度,这才将身体上的力量完全卸下去后,也不过多伤及双腿的骨头。

    卡西亚这时才看清楚了佛朗里手上戴着的东西,那是一副漆黑的钢铁手套。上面坑坑洼洼,满是暴力碰撞出来的痕迹。还有布满密密麻麻的粗糙尖锐的利刺,关节处由暗金色的弹性金属连接,没有留出来一点缝隙。但它不算完整,右手套被硬生生削掉了一块,露出佛朗里骨头狰狞凸起的手,卡西亚不久前的子弹就打在那上面,炸开一团碎肉。现在,那里已经在生长出新鲜的皮肤了。

    “真是一件和手的武器。”骇从木板中抽出他陷进去的脚评价道,话音刚起,佛朗里又冲击了过去,

    没一点缓冲的时间,他目光一凝,腰部上半截朝着一旁不自然扭动过去,躲过迅捷打过来的黑色流影。手杖剑在他手上转过一个圈,流光化成了一个完整的圆形,最后收束成为那柄刺剑变体时,已被骇反握在了手上。下一刻手杖剑的影子就消失在了空气中,它以极快的速度刺向了佛朗里的眼睛。

    “叮!”

    清脆的声音让骇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很多,这种声音已经听得多了,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来。手杖剑抵在了佛朗里的眼睑上,不能再前进一点。骇看到佛朗里眼睛里出现的戏谑笑容。他不躲不闪,剑尖在他的脸上划开了一道口子,皮肤被绷得很紧,没有一点血液流出来,下面可以看见一条条用机器扭起来的钢铁缆绳般的肌肉,它们是霉菌铺在佛朗里的身上,正在不停抽搐蠕动。那是大脑内部传送给它们的反射信号太过于频繁的原因。

    骇这时充分展现了他身体易于常人的柔软性,躲开了佛朗里的攻击,这样的拳头,车厢内没有一个人可以承受得起。他的骨节似乎就是近乎三百六十度活动的铰链结构,一些常人,甚至是手术者也难以完成的身体扭曲动作,对他来已经是平常的事情。

    同时,卡西亚也再度提着锻钢剑来到佛朗里身边,锋利的剑刃朝着他的脖子斩过去。佛朗里下意识伸出手臂来抵挡,但锻钢剑的闪光如山间的流水一样晃动,在空中划过尖锐的角度,贴着佛昂立伸过来的手臂前进,眨眼间逼近了他的脖子。

    “嗡嗡、、、”车厢中响起了锻钢剑的颤音,一节布满缺口的碎裂剑尖也同时落地,插在木质地板上,没入半截进去。

    佛朗里的脖子裂开一道缺口,皮肤下全部是扭和起来的断裂肌肉纤维条子,还有未被斩断的坚韧血管,上面只有一道剑刃划过的痕迹!那里被卡西亚一剑斩过,深度是计算好,标准按照着普通成人脖子中的骨头粗细来合计的。但是就结果来看,明显是错误的。锻钢剑碰到了他的骨头,从剑尖那里断开了一节。佛朗里正在增长中的不仅仅是龙类组织,还有他自身的骨头大小和硬度。或者说,他身体的成分已经被什么从头到尾更替了一遍。

    一击不得手,卡西亚和骇立刻撤离佛朗里的近身。在他旁边太危险,那种似乎要灼烧起来的狂暴气息也在影响着他们身体里面的龙类组织。(。)om,。

    手机用户请浏览m.sodu520.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