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作者:四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林医生强撑了一夜没睡,但终究在天快亮的时候撑不下去了,实在太困,连什么时候睡着的她自己也不知道,只觉得眼睛一闭再一睁,阳光已经透过天窗爬了进来,一缕一缕的落在还有些潮湿的地面。

    除了空气中满是呛人的烟草味外,一切都和她睡前看到的一样,卷帘门还是拉下来的,伪邮政小车也还在,驾驶室的门开着,男人坐在里面,嘴里叼着一根烟,眼神专注地盯着手机不知道看些什么,车门周围散落着乱七八糟的烟蒂。

    林医生在非常有限的条件下轻微地活动了一下手脚,维持着束缚的姿势坐了一夜,关节都僵硬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忍耐着让人头皮发麻的那阵麻痹慢慢过去。

    耳边传来钝钝的脚步声,因为空旷,声音显得异常清晰,林医生抬起头,看见男人拿着一袋面包向自己走来。

    “想吃吗?”男人把面包伸到林医生的鼻子前,恶劣地笑问。

    林医生别过头,拒绝的意味非常明显。

    “呵呵,就算你想吃,我也没打算给你。”男人完全不嫌地面肮脏,大大咧咧地在林医生的面前坐了下来,“昨晚已经是你最后的晚餐了。”

    林医生心头一跳,似乎能明白男人的话,但似乎又有点不明白。

    男人把面包撕开,塞进自己嘴里慢慢咀嚼:“我妈妈逢年过节都会杀鸡,杀鸡的前一天,都不会给鸡吃任何东西。”

    林医生:“……”所以她现在是那只准备用来进行祭祀的鸡了?

    男人观察着林医生的神色,似乎是想从她脸上看出点屈辱或惊恐的表情,但让他失望的是,林医生由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就是没有表情。

    “你不怕吗?”男人终于忍不住问。

    面前坐着一个神经病,林医生当然怕,但怕也不会怕给他看,非但不会怕给他看,还很镇定地反问:“怕什么?怕死?如果我说怕的话,你会放我一马吗?”

    男人笑了起来,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笑声是从喉咙里涌出来的,一声连着一声,有点神经质。

    “我不能放过你,小宁不能白死。”

    “她人都死了,你做这些事情,她还能知道?”林医生虽然在心里一再提醒自己必须忍耐,不能把这人激怒了,但她一整夜没睡,就小憩了几个小时,精神极度不振,加上手脚被绑着不能动弹,整个人都焦躁得不行,满肚子火气压都压不住。

    幸亏男人听了她的话并没有生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快要临近了,他对“祭品”生出了一点任性的宽容,不跟将死之人斤斤计较。甚至,他还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林医生的话,然后才道:“小宁当然知道我为她做的这一切,她是冤屈而死的,魂魄不得超生,会一直跟在凶手身后。”

    林医生弯起嘴角,点了点头。

    “你……你也认同?”男人意外地瞪大了眼睛。

    “是,正如你所说,冤屈而死的人,魂魄不得超生,会一直跟在凶手身后,冤魂不散。”林医生盯着男人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

    男人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当下又惊又怒,抬臂便扇了林医生一个耳光,打得林医生坐都坐不稳,整个人摔到地上。因为手腕被绳子束缚着,她下意识地用手肘撑了一下,关节处顿时痛得发麻。

    林医生倒抽了一口气,左边脸颊火辣辣的痛,嘴里弥漫开一股血腥味,她伏在地上没有动,手脚被绑着,行动受限,就算她想爬起来也要花费一番功夫,还不知道那男人是否余怒未消,如果才爬起来就又挨一巴掌,还不如先这样趴着。

    “你算什么冤屈?你害死了我的小宁,我只是让你一命偿一命,公平得很!”男人弯下腰揪住林医生的衣领,将她整个人揪了起来,瞪视着她道,“你如果不得超生的话,一定是因为小宁不肯原谅你!”

    林医生被逼和他四目相对,她看到了他眼中大片的血丝,再配上他此刻狰狞的表情,越发像个变态。林医生开始后悔刚才自己为何没能收敛一下脾气,激怒眼前这家伙真是自讨苦吃啊。

    林医生垂下眼睫,肩膀瑟缩了一下,这是个示弱的肢体动作,应该可以让此刻正在发怒的男人稍微平息火气。

    对付这种人不可以硬碰硬,只能智取,玉器碰瓷肌这种事怎么想都不划算。

    男人果然以为自己那一巴掌起到了震慑作用,表情慢慢舒缓,再次露出神经质的笑容,揪着林医生衣领的手也松开了。

    林医生暗自松了口气,知道自己暂时安全了。

    昨晚她彻夜未归,万莉指不定有多焦急,她一定已经开始寻找自己,就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万莉能不能在明天之前找来。

    男人又坐到了她对面,把刚才吃到一半的面包继续拿起来吃。这回,林医生很善解人意地没有去打扰他进餐的兴致,乖顺地低着头,一言不发,专心做少女的祈祷,希望他能在吃东西时不小心噎死。

    再次接到古舅舅号码打来的电话时,古渐尹以为找她的还是秘书先生,没想到接起来,却真的是舅舅本人。

    “小舅舅你开完会了?”古小姐的语气马上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从冷漠到亲热,一步到位,无缝衔接。

    古舅舅笑道:“嗯,会议结束后小张就马上跟我说了,你别担心,我跟严局有点交情,已经打过电话给他了,他说会亲自跟进这事。”

    “小舅舅你最好了,等我朋友平安回来后,我一定要请你和严局出来吃顿饭。”古渐尹笑嘻嘻地道。

    “你还敢说,你自己算算有多久没来我家吃饭了?要不是你这次碰到麻烦,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这个舅舅。”

    古渐尹心虚地笑了笑,然后带了点讨好地道:“我是想去你那儿蹭饭啊,但我现在已经不是一人吃饱全家吃饱的单身狗了,你看……你要是能接受……”边说边转头看向身旁的程丽丽,两人目光相遇,一个柔情,一个蜜意。

    “我叫你来你就来,那么多废话,你要想全家吃饱,就把全家都带来呗。”古舅舅笑骂道。

    古渐尹立刻眉开眼笑,抬起胳膊搂住了程丽丽,凑过去亲了亲她的鼻尖,然后才对着手机道:“好,有小舅舅你这句话就行了,那等这事结了之后,我就拖家带口去你那儿蹭饭了。”程丽丽在一边听着,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的笑意。

    古小姐结束通话后,钟璇忍不住问:“你舅舅是做什么的?”

    “他在纪检,具体做什么我就不说了,反正他公检法那边的人都认识一些,林医生的事找他帮忙最合适。”古渐尹转头看向万莉,安抚道,“这回公安局局长亲自出马,保准很快就破案,你就别愁了。”

    “嗯,希望如此。”万莉笑了笑,依旧皱着眉。林医生不在自己眼前,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怎么了,就算最后把人找回来,也不能保证汗毛无损。只要一想到林医生是被想报复她的人掳走的,万莉就整个人都抓狂了,第一次这么惊恐不安,为一个人担惊受怕,每分每秒都备受煎熬。

    陈静到厨房泡了一壶花果茶出来,替每个人都倒了一杯。

    万莉端起茶喝了一口,想起了林医生第一次尝到这种茶时所露出的惊喜之情。林医生不是吃货,对食物只讲究营养,不追求口感,就算遇到美食,也只是维持着一贯的扑克脸淡然地评价一句“好吃”。所以当林医生喝了一口水果茶,然后露出仿佛小孩子收到礼物的开心表情时,万莉就决心要学会泡这种茶。

    结果却是陈静先学会了,而她,至今还没有让林医生尝到她亲手泡的水果茶。

    万莉觉得自从林医生失踪后,自己就突然变得脆弱了,无论看到什么东西,都能引发她和林医生互动的回忆,一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日常琐事,一两句情侣间老掉牙的对话,对方或怒或喜的细微表情,这些都统统在脑中不断放大,统统都变得弥足珍贵。

    那时候,那个人就在身边,触手可及,对方向她表白了很多次,暗示、明示、露骨的诱惑,各种方式挑逗,她却一直犹豫不决,不敢轻易接纳。她原以为这是自己珍惜一个人的表现,她爱一个人就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感受到爱,不能有一丝不含糊。就像她当初爱陈静,就算是单恋,也义无反顾。她天真的以为世间的所有情爱都是一目了然的,她以为只要爱了,心里就一定能清楚的。

    直到现在,她不自觉地一遍遍回想起自己和林医生的点滴相处,才发现其实在自己犹豫不决的那个时候,已经是爱上了。从喜欢到爱,界线其实是模糊的,林医生一往情深地拉着她一起跨过了那条界线,一起沦陷。

    万莉又喝了一口水果茶,她想念林医生,想念到连呼吸都能扯痛心脏。她痛恨自己当时为什么要犹豫这么长时间,浪费了这么多本该两个人在一起相守的美好。

    万莉握着杯耳的手不可自控地微微颤抖。

    心紧得发痛,痛得手指都卷曲起来,想要抓紧什么,却又怕最后什么都没能抓住。

    ——医生,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卷帘门突然发出“哐哐”的声音,不像是风吹,倒像是被人拍打。

    林医生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惊吓了一下,随即意识到,有人在外面!

    男人也是被吓了一跳,他瞪着门的方向,大声地喝问了一句:“谁?”

    外头回应他的是一把低沉的男声,还带了点怒气:“这是我的仓库,我才想问你谁啊,怎么把老子的锁也砸了?”

    男人走了过去,隔着门喊道:“你说是你的就你的啊,现在这儿归我了。”

    “靠,那么拽?我花钱买下的地方你说占就占了?你给我出来,赶紧的,不然我马上报警,我就不信,啧,谁怕谁啊。”

    男人一听到报警,脸色马上就变了,换上商量的口气道:“哥们儿,一场误会,既然你说地方是你的,那我现在就走。”

    “赶紧的!我还要把货搬进去呢。”外头的人不耐烦的催促。

    林医生一直注意着他们的对话,心里明镜似的,外面那哥们儿的话错漏百出,只要细想,都能觉察出问题,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外面的人就是救兵。就不知道是万莉找来的还是陈静找来的,重点是不知道万莉有没有跟过来。

    男人神经比较粗,完全没发现可疑,手忙脚乱地用布条将林医生的嘴巴封了起来,连拉带拽的把林医生塞进后车厢,然后便去开门。

    林医生趴在车厢里,听到卷帘门打开时发出的“嘎吱”声,然后是男人的声音:“咦,你……”

    接着就是不知名的几声钝响,还有卷帘门被撞击时发出的“哐啷”声,不一会儿,又响起了乱七八糟的脚步声,感觉有不少人走了进来。

    林医生心头一喜,知道男人已经被制服了。与此同时,车门被人“唰”的拉开,明亮的光线一下子涌了进来,林医生眯着眼睛努力地仰起头看过去,映入眼帘的竟是五六个身穿制服的警员。

    “报告严局,绑匪已经被我们抓住,人质确认平安。”其中一个警员拿着对讲机道。

    “你没事吧?”另外两个警员上前帮林医生解开了她手脚上的绳索,并把封着她嘴巴的布条也弄开了。

    林医生转动了一下疼痛的手腕,说出了重获自由后的第一句话:“啊,好饿。”手机用户请浏览m.sodu520.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