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八章

作者:四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直到跟着陈静走进房间的那一刻,钟璇心里还是不太相信陈静会对她……不,是陈静会让她做些什么。

    根据以往的惯例,大概能来个十分钟的法式,然后便各自洗洗去睡了。

    “锁门了吗?”陈静走到床边,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钟璇,嘴角忍不住高高挑起。

    钟璇刚才只是随手将门掩上,听到陈静的话,便笑了:“好端端的锁什么门呢?是想对我做什么吗?”

    “你难道还怕我对你做什么?”陈静笑着反问,一瞬黑眸流光盈转,明艳动人。

    钟璇斜斜地靠在门边,微微勾起唇角,眼神炽热地看着她,看得目不转睛,但嘴上却说,“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就喊破喉咙。”

    “破喉咙不在,你喊也没用。”陈静坐在床沿上,对她勾了勾手指,表情魅惑:“乖,过来。”

    钟璇咽了下唾液,觉得口干舌燥,无需陈静再说第二遍,便快步走了过去,顺从得如同一头羔羊,挨着陈静坐了下来。

    “别紧张,宝贝。”陈静隔着衣料抚摸了一下对方挺直的腰。

    “跟你单独相处时我从来不会紧张……”钟璇偏过头,近距离地盯着陈静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弯起嘴角笑道,“我只会兴奋。”刻意压低的嗓音带了一点沙哑,呼息也微微絮乱起来。

    陈静双手撑着床褥,身体微微后仰,宽松的白色t恤罩在她纤瘦的身上,让她看起来既可爱又诱惑。陈静把脑袋靠到了钟璇的肩上,抬眼带着笑意地问她:“除了兴奋呢?”

    钟璇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尽管两人现在已经贴在一起,但钟璇仍旧觉得不够,她将她往自己怀里带去,引来了对方不满的反抗:“如果是泥人的话我早被你压得变形了。”

    “那不正好泥中有我,我中有泥吗?”钟璇笑了起来,“而且是你问我的,我只是告诉你答案。”

    陈静本来不是容易出汗的人,但现在她依偎在对方怀里,只觉得对方的身体热得像个火炉,皮肤相触的地方更是热得滚烫,额头不自觉便出了一层薄汗,她都要怀疑钟璇是不是在发烧了。

    “我问了你什么?除了兴奋?”陈静回忆了一下刚才自己说过的话,“你现在也只是兴奋。”

    钟璇低头在她的鼻尖上吻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不,除了兴奋,还有害怕。”

    这倒是意料之外的答案,陈静愣了一下,抬头便对上了钟璇那双漆亮深邃的眼眸,那样的眼神她以前总能从她眼里看到,痴迷而渴望,还有一些更深沉的,让人看不透的情绪混合在里面,恍若情深。

    陈静突然感到鼻子微酸,她曾经以为自己再也无法得到钟璇这样的注视了,特别是钟璇第二次失忆的时候,她们一度陌如路人,钟璇看她的眼神是疏离冷淡的,像对待任何不熟悉的人,目光甚至只是轻描淡写地在她脸上扫过,不作停留。

    那时候,天之骄女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心脏像被利器刺中般疼痛,随之而来的还有委屈和不甘。

    为什么原本属于她的东西会突然没有了?她明明拥有过她全部的深情,那一刻却连一丝一毫的温柔都没能握牢在手。

    “你害怕什么?”陈静微微蹙起眉头,她其实并不愿意说出“害怕”这个词,人的潜意识会让自己逃避心里不愿面对的东西,钟璇说她害怕,但她比钟璇更害怕。

    “害怕抓不住你。”钟璇垂下头,额头与她的亲密相抵,彼此的呼息纠缠不清,这种暧昧的感觉让她沉迷。

    陈静感到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心底深处隐而不发的那份不安被对方温柔的话语逐渐驱散。原来你也会不安,原来你也会害怕,我们都那么渴望爱,却又害怕被伤害。

    “你傻啊,我就在这里,哪里都不去,你怎么会抓不住?”陈静抬起手臂反搂住了钟璇。你不会伤害我,我也不会伤害你,就算曾经让对方很疼痛,但都不是出于彼此的意愿。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尽如人意,完美无憾,也许恰恰因为有了那些伤害和那些疼痛,才让我更加清楚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爱情的玫瑰尽管布满细密的刺,但我仍想将她采撷下来,就算为此遍体鳞伤。

    陈静一直都是理智型的人,做什么事情都会计算利害得失,爱也一样。钟璇是她最终要得到的“盈利”,无论过程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给得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害怕抓不住……”钟璇抚摸了一下她柔顺垂直的长发,“也许是因为你太滑了。”

    “……什么太滑?”是说她滑头吗?这都什么形容词,就不能用些好听的,譬如睿智聪颖或者冰雪聪明。

    没文化真可怕。

    钟璇盯着她笑道:“皮肤滑,这里滑……”手慢慢从脖子探到锁骨,“这里也滑……”

    充满赞叹的声音带着浅浅的笑意,几乎贴在陈静耳边响起:“你是不是经常用牛奶泡澡?”

    陈静相当无语,将那只在她身上肆意妄为的爪子揪了出来:“我们住一起那么久,我是不是用牛奶泡澡你不知道?”

    “也对,牛奶泡澡都未必泡得出你这一身细皮嫩肉。”钟璇笑着在她颈边落下一吻,“唉,你真白,就像老酸奶。”

    陈静乐得不行,笑得两肩直颤抖:“一般形容别人白不都说豆腐的吗?”

    “但我更喜欢吃老酸奶啊。”钟璇边说边在陈静的颈项上舔了一口。

    陈静的汗毛嗖一下全站起来了,浑身像过了一遍电,又酥又麻。

    “你怎么那么像变态啊。”陈静缩了缩脖子,“属狗的吧。”

    “属狗怎么就变态了,那得有多少变态啊。”钟璇故意曲解陈静的话,双手还很不安分地从陈静的衣服领口探下去,一寸寸地游走抚摸。陈静今天身上穿的t恤非常宽松,正适合被人上下其手。

    陈静双臂勾住钟璇的脖子,低头在她耳垂上咬了一下,然后贴着她的耳根笑问:“什么感觉?”

    下一刻,她只觉得视线突然九十度翻转,一只有力的手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推倒在床上。

    钟璇单臂撑着床褥颇具压迫感地俯身下来,呼吸有点急促,暖暖的鼻息拂过她的肌肤,让她不由自主地轻轻打颤。钟璇的眼神变得更加深沉,深邃黑漆的瞳仁里仿佛燃起了一簇幽蓝的火,狂野炽热。

    “小静……”钟璇压在陈静身上,以牙还牙地咬了咬她的耳垂,然后问道,“我以前会这样对你吗?”

    “真搞笑,你以前这样对我还少吗?”陈静觉得痒,一直缩着肩膀躲来躲去。

    钟璇突然感到五味陈杂,眉头皱得死紧。

    “那你比较喜欢哪一个给你的感觉?”钟璇本来并不想问,她之前已经被陈静说是变态了,这个问题一出口,就更加像了。

    陈静愣了愣,想明白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神经病吧,这有什么好比较的。”你是有多分裂才能问得出这句话啊。

    钟璇也是一脸纠结:“我是不是要去跟古小姐借点药啊?我控制不了这个想法啊,我什么都没记起来时你对我那么冷淡,你明明就比较喜欢以前那个我,我也觉得在意这些真的很奇怪,但……”

    陈静撑起身子,仰起头在她喋喋不休的唇边吻了一下。

    钟璇瞬间安静了下来。

    “眼前的这个你。”陈静看着她的眼睛,露出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宠溺的笑容,“人是会变的,万事万物都不可能一成不变,你不是那时候的你,我也不是那时候的我,但我一直喜欢着眼前的这个你。你如果一定要问个明白,我就只能说,这一刻的我喜欢这一刻的你,而以前的你,有以前的我去喜欢,你觉得这样的回答能接受吗?”

    钟璇傻了能有半刻钟,愣愣地看着陈静,心潮起伏。

    “不是,你……你哄女孩子也太有一套了吧,都从哪里学的?”钟璇整个人晃了晃,像喝醉了一样趴了下来,直接压在陈静的身上,“我被你的甜言蜜语征服了,在我有限的记忆里,你从来不跟我说这些……”

    “是从来都没说过啊。”陈静抬手摸了摸钟璇的脑袋,钟璇看似整个人都趴在了她身上,但两只手掌还是有撑着床单,并没有将全部重量集中到她身上。

    “你以前也没说过喜欢我。”钟璇侧过头在她耳边继续说道,“那我现在是不是赚大发了?”

    陈静被她略带天真的语调逗乐了:“你要是觉得赚了那就赚了吧,我以前不说不表示不喜欢你,现在说了也不表示比以前更喜欢你。”

    “唉,你真煞风景,我不要听这段。”钟璇孩子气地用嘴去堵陈静的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陈静的身体似乎很容易染上香味,以前是玫瑰花香,现在是柠檬香,只要一靠近就能嗅到。钟璇只要一想到那股柠檬味是她刻意要染在陈静身上的,那股味道是她专有的,整个人就兴奋得不行,抱着陈静越吻越投入,没完没了,直到嘴唇发麻才分开。

    钟璇分开双腿跪坐在陈静身上,眼神湿漉漉地盯着她,就像一只大型犬:“你以前从来不说,为什么现在愿意说了?”

    钟璇的头发有点毛躁,发尾乱翘,但刘海很蓬松,俯身的时候刘海便软软地覆盖在眉眼上,搭配她满脸期待的表情,宛然一只向主人求抚摸求疼爱的大泰迪。

    陈静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唉,因为你比我以为的还要笨啊,什么都要我说了你才知道,你是不懂什么叫心有灵犀吧。”

    钟璇低头在陈静的肩窝上蹭了蹭,再抬起头的时候,双目闪闪发亮:“我懂啊,刚才不是锁门了吗。”隐形的尾巴在身后甩了甩,泰迪变身大尾巴狼。

    陈静被她用两只爪子按着,动弹不得,瞬间有种被当成猎物的错觉。

    “锁门是我叫你锁的,哪来的心有灵犀,那叫一个命令一个动作。”

    钟璇勾起嘴角,俯身看着身下可口的猎物,隐形的尾巴在屁股后面甩啊甩啊甩:“主人,那请你现在给我下命令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sodu520.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