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4章 要啥自行车?

作者:发飙的柿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既然是要送命到…不,既然是要送信到大理皇宫,两人选的路自然也有讲究,再通过树林的掩护一路轻功飞到大理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暗藏着十分可怕的危机!如果她俩这样悄无声息的靠近大理,然后突然出现在大理皇宫城门口,会很容易被大理士兵当成不轨之徒直接弄死的!所以要走官道!正大光明地、毫不心虚地、大摇大摆地通过官道,一步步向大理皇宫靠近,以示诚意!

    如此逻辑缜密有理有据的推理自然出自萧迟,韩苏呼噜了一下萧迟的脑袋,感动道:“你长大了!”

    这种感动持续了大概半个时辰,一直持续到她俩被大理亲兵和玩家包围……

    [不归]:啊……看来走官道更危险呀。

    现在醒悟已经太迟了啦!

    就在韩苏琢磨着是怎么逃命的时候,她就看着自己小女友像见到亲人一样咻的一声奔到了亲兵领面前,韩苏觉得自己心跳都要停了,这位北鼻冷静一点啊!不要轻易动手啊这位北鼻!构建文明社会得从点点滴滴做起啊!韩苏含泪正准备冲上去支援,那人就已经到了敌军的面前,并弯腰30°的递上了一封信……

    而那群人此时也还未反应过来,心理变化仍旧停留在“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狠话还没放呢就到眼前这是要开打吗!那是活捉还是就地弄死啊?”这一肤浅的层面。

    然而,领的剑还没完全拔出来就看到了出现在眼前的一封信,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信封上赫然是大理皇印啊!

    能当上领的都不是猪,自然改抓为请。

    追杀人群中玩家一看,npc都改立场了,这追杀暂时也就做不下去了,三三两两的离开了队伍。

    萧迟还在那远远地冲着韩苏招手示意她过去,韩苏只觉得自己仿佛又老了一岁。这种解决麻烦和制造麻烦的能力不相上下的货,是上天派来折磨她的吗?她前半生究竟做错了什么?!

    跑到萧迟边上时,那人正在和领互相介绍,那领浓眉大眼,五官英挺,看上去三十来岁,一身正气。

    萧迟:“在下不归。”

    领:“在下段郎。”

    好嘛!这名字起的,多占人便宜啊。

    萧迟拉着此时呈现面瘫状态的韩苏:“段领好,这是我朋友,韩苏韩女侠。”

    多么不要脸的介绍……

    韩苏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还是讲正事的好:“段领,这是一位段家皇室成员托我们带给当今殿下的一封信。”

    段领:“敢问……”

    韩苏:“抱歉,在下受人之托,不可泄露他的名讳,那位贵人只说当今看到这封信便会知道他的身份。”

    段领:“理解理解,但,还是受累,劳烦两位随我们回大理一趟。”

    萧韩二人都无异议,而且,萧迟有好多问题想问呢……

    萧迟翻身上马后,策马来到段领身侧,开启了狂聊模式。

    从大理天气风水民生聊到和谐稳定的江湖对朝堂的影响及意义,武将的坚韧和江湖人士的匪气究竟有哪些天囊之别,半个时辰后,斜后方的韩苏觉得,如果萧迟是个男的,这段领已经拉着他喝血酒拜把子了。

    萧迟对段领说:“如果百姓是水,朝堂是舟,那武将,就是船桨船帆!没有水,舟不可行,但是如果没有船浆与船帆,那舟就没有方向!就算前进的再快,倘若碰上了风浪,哎……段领辛苦了!”

    段领嘴唇都颤抖了,在马上颤巍巍的朝着萧迟伸出双手,萧迟会意,一把紧紧握住:“将军!大理的未来,还是得靠你们这群战士啊!”

    韩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大理土生土长的小公主呢……

    段领纵横战场十余年,敌人的刀都没能让他皱半下眉,此时却因为这番话红了眼眶:“段郎十五岁上战场,为了大理鞠躬尽瘁,这辈子最大的愿望便是……”

    萧迟接到:“为大理而战死沙场!”

    段领和他周围的亲兵都哽咽了,虎目含泪!观音菩萨!这就是您赐给我们的知己吗!

    韩苏:“……”

    等段领擦干眼泪,振作精神后,萧迟开始把话题引向正题。

    萧迟微微低头,有些不好意思:“段领,在下心中一直有些疑问,不知当问不当问。”

    段领拍了拍胸脯:“不归妹子,你只管问,段郎知无不!”

    [不归]:成功打入敌军内部,你有啥想问他们的没?

    [韩苏]:……有。

    [不归]:说!

    [韩苏]:你这样欺骗一群老男人的心,你亏心不?

    [不归]:不不不,我这叫安抚他们多年的心理暗伤,抚慰他们千疮百孔的心,温暖他们那被战争和江湖伤透了的梦想!韩律师!你可以侮辱我的人品,但不能侮辱我说出的每一句话!

    [韩苏]:……

    萧迟在心里得意地哼唧了一声后,把心思又放在了段领这边。

    萧迟:“段领,恕在下无理,大理先前对我们布了追杀令……”

    话还没说完,就被段领打断了:“不归妹子!这一定是个误会!我相信不归妹子和韩女侠定然不是那谋害段王爷的真凶!”

    萧迟激动地回望段领:“是啊!我们是冤枉的!”

    段领给了萧迟一个‘你且放一百个心!’的眼神:“等回到大理,段郎一定会向皇上进,必定不会让二位蒙受这不白之冤!”

    萧迟:“谢谢段领!”

    段领佯怒道:“我们什么关系!怎可说谢字?!阁下是在试图侮┃辱我吗?!”

    韩苏:“……”

    [不归]:听见没!听见没?!

    [韩苏]:听见了,你在试图侮┃辱他。

    [不归]:……

    [韩苏]:不过,我确实得谢谢你。

    [不归]:???

    [韩苏]:多亏你,我现在心脏都需要搭桥了。

    [不归]:……

    萧迟清了清嗓子,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话:“虽然是个误会,但既然我们背负了这一刺杀皇亲的罪名,先前大理为何一直没有追杀我们呢?”

    段领叹了口气:“说来话长,二位人中龙凤,不是在天下会,就是和西毒欧阳前辈的后辈在一起,我们实在无从下手啊……”

    噢……前者怕引起天下会的误会,引战争,后者怕引起欧阳锋的误会,这两方都不是善茬,可是……

    萧迟还有有点不明白:“我们也不是没有离开过天下会和欧阳克吧?”

    段领咳了声:“您二位先前的行踪有点难以捉摸……”

    这话有点委婉啊,哪里是难以捉摸,根本是不下地,只在树上窜来窜去好伐?!要么就骑着马飞奔,从不进城……

    不过,萧迟心中的疑团算是解开了。

    [不归]:我就知道甘宝宝那个女人的话不可信!

    [韩苏]:哪句?

    [不归]:什么说不追杀我们是因为想引出幕后主使,看看谁修炼了一阳指,呸!

    [韩苏]:其实,你不妨把段领和甘宝宝的理由结合起来。

    [不归]:嗯?

    [韩苏]:他俩其实说的都对,大理确实是想引出所谓幕后主使,顺便看看谁拿了秘籍,但是这也是因为他们因为段领说的这个原因,才不得不等,因为他们抓不到我们,不然严刑逼供,还是能够撬出答案的。

    《画江山》既然宣称要999%的还原江湖,自然也有严刑逼供系统,但是当npc对玩家使用严刑逼供时,玩家的痛觉会被完全屏蔽,但是你的角色会被npc囚禁,除非你说出npc想要知道的答案或是将npc糊弄过去,亦或是让其他的玩家杀掉npc把你救出去,不然你就会一直呆在牢房,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号相当于废了。

    [不归]:靠……那我们现在跟着去大理,会不会被严刑逼供?!

    [韩苏]:不会,虽然不知道段延庆信里写了什么,但就冲他俩还要用我们,就会帮我们找到生路。

    [不归]:那就好……

    而且,就算被严刑逼供了也没关系啊,她俩大不了立个毒誓,说自己绝对没有取段正淳的命,再供出甘宝宝,说出甘宝宝身上有六脉神剑,到时候大理方找到甘宝宝后,自然也就真相大白了,这其实是韩苏最开始的计划,只是想到这人必然不会愿意这样干,所以也就没提。既然这人玩游戏玩的如此认真和投入,那她陪着就好,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再大的事又能有多大呢?

    确实没多大,两人花了半天的时间跟着段领到了大理,在大殿门口等着段领讲信送进去,而后又被现如今的大理皇帝段正明接见,至此她俩才知道段延庆的信不仅解救了清溪和叮叮叮,还真的顺带帮她俩洗白了。

    段正明说,那封信是延庆太子写给他的,里面说了因为当年大理内乱时身受重伤,被清溪、叮叮叮、韩苏、不归四人所救,所以传授了他们一阳指,而当时不归和韩苏二人去找段正淳也只是因为延庆太子想知道自己的同族兄弟过得好不好,她二人绝不会是杀害段正淳的凶手,信中还说虽然他如今已性命无恙,但对皇位已无什么想法,只求大理国泰民安便可。

    彼时的段正明一脸感动的对韩苏和不归讲述了下信件的内容,虽然有关自己兄弟之死的线索彻底断了有些遗憾,但段正明自问不会伤及无辜,当场就撤了对二人以及叮叮叮和清溪的通缉令。

    至于他难道就不怕这信件是伪造的?这问题萧迟也问了,段正明也光明正大的答了:“自然不会,里面说了很多儿时的事……”说完便陷入了沉思,一脸的怀念与忧愁,许久后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多谢你们救了我的兄弟,先前的事多有得罪,这里有四万两银票,是大理对你们四人的歉意和谢意,也劳烦二位将叮女侠和清女侠的那两份转交。”

    “还有,请二位将这块令牌交于延庆太子,告诉他,只要他想回来,大理的宫门随时向他敞开。”

    萧迟:“呃……”

    “大理的宫门也会为四位侠士而敞开,你们是大理国的恩人!也是我段正明的恩人!来人,再上一万两黄金,赠与这两位侠士!”

    萧迟:“呃……”

    段正明:“阁下是否仍旧在意之前通缉令的事?这确实是大理有错在先,不归女侠、韩苏女侠,大理欠你们一份人!”

    萧迟:“……”

    她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

    走出宫门后,萧迟有些沉闷。

    韩苏将银票小心翼翼地收好,惨痛的经历告诉她这么宝贵的东西还是不要放在萧迟那里了……等收拾好银票后,想到大理的通缉令终于消了,韩苏心大好,也有心关怀自家小女友了:“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萧迟干巴巴地说:“没,就觉得咱俩有点不是东西。”

    被强喂了一口人参公鸡后,韩苏悟了。

    废了人弟弟,现在还联合的延庆太子来算计他皇位,人不仅给银票还谢谢她们……

    这事捋起来,好像是有点缺德哈,典型的被卖了还帮着数钱,诶呀,韩苏惊喜地看着萧迟,自家这位,大智若愚啊这是!厉害了厉害了!

    萧迟被韩苏诡异的眼神看了一圈又一圈,那点小心思被看淡了不少,而后,一条世界公告,彻底将她的那些愧疚啦不安啦打散了。

    玩家和玩家现蓝色副本,现正式开启副本系统和装备系统,欢迎广大侠士前去探索。

    玩家和玩家现蓝色副本,现正式开启副本系统和装备系统,欢迎广大侠士前去探索。

    玩家和玩家现蓝色副本,现正式开启副本系统和装备系统,欢迎广大侠士前去探索。

    韩苏:“寒玉床下……”

    萧迟:“咦?!这不是苏律师和叮叮野┃战的地方吗?!”

    韩苏:“……”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odu520.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