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9章 风云渐起

作者:发飙的柿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自从韩老板带着萧小蜜去看了房后,两人都没能再上游戏。言情首发可乐言情首发

    一方面是春节到来的缘故,两人不是被自家长辈压在家里招待客人就是被带出去走亲戚,实在没多余时间上游戏,偶尔有点空闲,两人也抓紧时间去逛家居,布置两人的小家。

    另一方面是身体实在受不住,虽说游戏在睡梦中也能玩,但在陪着长辈打麻将、看电视守岁后,也实在没那个精力再戴上头盔,精神太过疲劳,让人只想在现实中好好的睡上几觉。

    大年初五,再多的亲戚也该拜完了,韩茗和萧迟终于抽出空来逛个宜家,韩茗这些年攒的大部分家当已经用来付了首付,实在没多少余钱去定制家具了。

    将车停稳后,韩茗解开安全带,透过后视镜看向副驾驶位的萧迟,神色凝重:“答应我,今天我们不吵架好吗新年新气象。”

    后视镜里萧迟的神色也十分肃穆庄严:“我尽量。”

    韩茗伸出左手:“拉钩。”

    萧迟也伸出自己的手:“拉钩。”

    然而想法有多美,现实就有多残酷,自从开始逛家居,两人都无法做到心平气和相亲相爱。

    宜家内。

    韩茗伸手从左边货物栏里抓了两个深绿色的抱枕,丢到了购物车里,被萧迟提溜了出来:“这什么”

    韩茗警惕地盯着萧迟,说:“抱枕,有问题吗”

    萧迟惊异地将手中的深绿抱枕举致耳边问道:“绿”

    “什么叫绿好好说话这叫深沉内敛的奢华。”

    “29块的奢华”

    “这叫油青绿,翡翠绿的一种,知道吗土妹。”

    “你叫我土妹”

    “你不土吗你不土你喜欢奶奶红”

    “那叫珊瑚红”

    “我不管,要绿色”

    “红色reads;蛊祸”

    “”

    审美大相径庭,从款式到颜色,从价格到质地,从家具的摆放方式到卧室究竟要不要安一面镜墙,通通都无法统一;爱好也不大统一,一个爱茶一个爱咖啡、一个睡软枕一个爱睡硬枕、一个想养绿萝一个想在阳台种一颗枸杞

    总之,每一次一起买家具,两人都在重新认识对方。

    然而,即使当天不欢而散,韩茗也不会说出“这是我买的房,应该由我决定”之类的话,萧迟也不会因为这一事实就忍受韩茗那“可怕”的审美。

    一开始萧迟也会不好意思,在韩茗想把一套土黄色的窗帘带回家的时候,忍着内心的激荡满脸憋屈的说好看直到韩茗将手伸向了土黄色的桌布,萧迟爆发了然而直到现在,她回想那一刻,能想起的只有当时韩茗眼中的喜意与温柔。

    那一刻,萧迟觉得自己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感受到韩茗的内心,你看,这是我们共同的家,需要我们一起布置,你不是客人,你无需小心翼翼,你也不用万事都依着我,无论如何,我们都是平等的,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这份心意,实在无以为报。

    虽然也许日后分手的时候,会落得一个被扫地出门的结局,但此时此刻的这份真心,让人实在无法拒绝。

    就暂且先做一个小白脸吧。

    同样让人无法拒绝的,还有在清晨5点半来自挚友的电话。

    就算是平日里没有生起床气的习惯,萧迟也完全没办法做到心平气和的接听这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那头传来叮叮叮贼兮兮的声音:“萧迟啊,醒了吗”

    萧迟幽幽地说:“我说没醒你准备怎么着”

    叮叮叮干巴巴地笑了几声:“哈那个,人命关天”

    萧迟翻了个身哼唧了一声表示自己还在听:“唔”

    叮叮叮的声音变得严肃了些:“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能叫上韩律师一起来游戏里救救我和苏律师吗我俩被人追杀了一天一夜了你上次不是说甘宝宝疯了想跟你们合伙灭了大理吗快去找找她,就说我和清溪正在被大理的追杀,问她有没有什么办法,她上次跟我们说过如果练了一阳指后出现什么小情况记得找她,日她噢对了,我们手机联系,现在这种情况根本没法飞鸽传书,鸽子上了天都活不过3秒”

    “”萧迟揉了揉眉心坐了起来,刚才那一长段话信息量委实有点大,剧情走的有点快,满脑子都是家居窗帘抱枕的她有点跟不上,“甘宝宝甘宝宝噢甘宝宝好。”

    “”叮叮叮捂着电话做了一个气沉丹田姿势后再接再厉,“对,甘宝宝,请务必带上你家韩律师,嗯,你知道的,你俩许久不玩游戏,我们都挺想你们的,大家抽空聚一聚,一起过个晚年多温馨多幸福。”

    “我怎么觉得,你的重点是韩茗啊”

    “我就喜欢你这份自孜兹明”

    “好好说话reads;仙姿愚钝你俩被追杀不会下线多躲几天啊”

    “追杀我们的是大理亲兵,系统说被追杀的时候每6个时辰中只能下线半个时辰,不然自动暴毙还好年已经差不多过完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大过年的,苏柒真是我克星。”

    “你俩怎么会得罪大理”

    “还没弄清楚呢,我俩也一头雾水呢,反正你快帮忙去找找甘宝宝吧”

    等萧迟给韩茗打完电话这样那样一说,再洗漱一下吃个早点,登上游戏的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了,要问她俩亏心不亏心,答案必然是否定的,韩茗被闹醒的怨气自然不会对萧迟发,这锅必须是丁叮叮和苏柒背。

    两人上了游戏后,还没来得及交换一个暧昧又含情的眼神,就感受到了来自树下的一道幽怨的目光,两人低头望去

    韩苏露出职业律师的笑容,温婉大气又亲切,树下的可是能要命的大客户:“甘前辈,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萧迟满面惊喜:“甘前辈晚辈不归,您可还记得”

    树下的甘宝宝面无表情,被俩小辈放了将近一个月的鸽子,再大度的人也大度不起来,更何况,在甘宝宝心里,做人要大度就代表着要委屈自己,她阴阳怪气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二人了呢。”

    萧迟大惊失色:“怎么会前辈何出此言”

    甘宝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得了,别演了,下来,如果还想救你们那两位朋友的话。”

    这么直接

    韩苏和萧迟干脆利落地跳下树,事到如今,再多的把戏也毫无意义,先前想的什么两人联手应该能干掉甘宝宝,如今想来,简直是痴人说梦,这女人说不定早练成了六脉神剑。

    甘宝宝看上去很赶时间,也没再多说废话,开门见山:“我本来准备如果今天还等不到你们,我就另寻他人,既然你们来了,看来我们还是有些缘分。”

    萧迟感叹道:“是啊,晚辈第一次见到前辈的时候就觉得亲切。”

    韩苏:“”

    甘宝宝选择自动屏蔽该玩家,自顾自地解释道:“整个华夏只要学了一阳指的人,在大理都是有记录的,你们二人嫌疑最大却一直没被大理的人活捉到,最主要的原因便是这个你俩从未使用过一阳指。”

    韩苏抱拳行李,问道:“还请前辈赐教。”

    甘宝宝也干脆:“你俩立个誓吧,帮我谋得大理,不仅能帮你们自己解决大理这一后患,我还教你们二人六脉神剑,如何”

    萧迟犹豫了很久,还是问了出来:“为什么是我们”

    她俩武功虽不差,但在这个游戏里实在排不上号;名声被大理和天下会同时追杀,以后还可能得加上白驼山和日月神教诶这么一盘算,该担心的应该是甘宝宝才对啊

    甘宝宝道:“我讨厌臭男人,我也讨厌喜欢臭男人的臭女人。”

    很好,姬得太彻底了,姬出弯女癌了这。

    话题突然就弯了,而且正在朝仇恨江湖的方向奔去,萧迟赶紧将话题拉了回来:“所以,我那两位朋友”

    甘宝宝一脸的高深莫测尔等蝼蚁无需多言:“放心,我自有办法reads;将门娇妻。”

    两人看甘宝宝那一脸王八之气,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能干嘛,但这笔买卖不亏,而且,要救清溪和叮叮叮,目前看来,好像只有甘宝宝会愿意帮了。

    退一万步说她俩现在完全处于债多了不愁的阶段。

    两人双双跪地。

    不归:啊,好像拜堂诶。

    韩苏:你要不要给人甘宝宝敬个茶。

    两人吐槽归吐槽,还是按照甘宝宝的指示起了个誓。

    萧迟:“我不归。”

    韩苏:“我韩苏。”

    萧迟:“对天发誓,必竭尽全力助甘前辈完成心愿,直至大理灭亡或甘前辈谋得大理国为止,如有违背,愿自废武功,并永生永世不得习武。”

    韩苏:“对天发誓,必竭尽全力助甘前辈完成心愿,直至大理灭亡或甘前辈谋得大理国为止,如有违背,愿自废武功,并永生永世不得习武。”

    甘宝宝:“嗯。”

    萧迟:“”

    韩苏:“”

    不归:嗯她只有一个嗯

    韩苏:是的,你没听错。

    萧迟往后坐到了自己的小腿上,仰头看着甘宝宝,笑得有些讨好:“甘前辈,您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甘宝宝斜睨了二人一眼,冷笑着评价了一句:“不够大气”。

    还没等萧迟和韩苏有所反应,甘宝宝就扔给二人一卷画,两人各自展开一看,上面一个人体穴位图,画卷右侧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而在画卷最左侧,有四个大字六脉神剑。

    萧迟咧着嘴捂住心口,觉得这个游戏太实在了,她满眼崇拜的望向了甘前辈,正准备说几句温情话就被韩苏捅了捅。

    韩苏:把你的狗腿子收起来先,看清楚,这只有少商剑。

    萧迟低头看向韩苏食指指向的地方,在六脉神剑左侧有四个蝇头小楷之少商剑。

    不归:感觉咱俩上了一艘贼船。

    韩苏:没事,谁是船长还不一定呢。

    甘宝宝:“要救你们的朋友很简单,你们先拿着这封信去找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

    韩苏:幹。

    不归:我的网名可真够写实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